uu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ca888首页 > 小说库 > 军婚小说 > 军婚变奏曲

军婚变奏曲

军婚变奏曲

9.0

应用类型:军婚小说

应用版本:免费版

应用大小:5.6MB

应用平台:

标签: 军婚小说

军婚变奏曲是由作者三叶草12345...所著的一部军婚题材小说。小说讲述了一群军人的婚姻家庭的故事,小说是一部非常感人的军婚言情小说,值得大家下载阅读。

军婚变奏曲简介

以一群军人的婚姻家庭生活为创作主线,通过他们在生活中历经的家庭矛盾和生活挫折及事业的奋斗。作品场景真实,故事感人,体现了新时代军人婚恋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借以告诉人们,以引起大家的关心和注意。书中涉及到军人的人生观、婚恋观、性格、情商,还有军嫂在各种问题和矛盾中的姿态和高风亮节,再现了现代军人、军嫂的奉献精神和他们的爱国情怀。

军婚变奏曲章节试读

一只免子又从山上跑下来,我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见到,再也没有初时的新奇,连绵起浮的山峦围绕着这个军营大院,当我抱着半岁的儿子,从家乡城市转过几次车,翻过几坐山,伴着军歌,仰望着持枪守卫的战士走进大院,心情是畅亮的、喜悦的、鲜明的,尽管生孩子时,丈夫没在身边,我坚信是因为部队工作繁忙的原因,我带着亲人久别团聚的心情来与他相聚。

丈夫初见我母子时,没有我想像的惊喜,我认为我为他十月怀胎受了不苦,生孩时又遭了很多罪,他一年多没有照顾我,他对我应是愧疚的、爱怜的,可是我分明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烦燥,好在初到部队,好奇感冲淡了那份情绪。

他们叫我“嫂子”,这称呼亲切而尊重,让人一下成熟许多,曾经女孩子的感觉被扫荡干净,它准确地定位我是一位妇人,一位母亲,一位妻子,一位走进军营的军嫂。

我住在院里最后一排楼房里,门前齐膝杂草,楼后面傍依着山林,山下一片菜地,是军人和一些随军家属载种的。

好的心情没有几日就被孤独和烦燥取代,丈夫的办公楼虽在一个院里,但部队经常出外训练,夜晚加班,常常在军营过夜,家属楼里和我一样情形的军嫂们抱着孩子相互走动,打发时间,我就在这时认识了一位名唤美眉的女人,她的女儿和我儿子是一年生人,丈夫是个士官,现在想想和她第一次的交往,心情仍是愤闷的,可知当时是怎样的恼怒,你听她和我的对话:“听说你生孩时,你老公没回去?”

“是,部队太忙走不开,你怎么知道的?”

“全基地都知道,你真勇敢,我如果没有老公陪,我从不去医院,更何况生孩!”

“可是老公太忙,怎么办?总不能不生吧?不勇敢也没法。”

“什么事能有你为他生孩重要?男人找籍口,说明他心里没有你。”

“我是他老婆,没有我有谁?”我心中如灌了五味的药品

“你老公很会聊天,常去我的理发室。”美眉的丈夫因是某大领导的关系,所以美眉成了部队的理发员,收入颇丰,令多少军属眼谗,“我生的是女儿,小亮不满意。”

“小亮很帅气,你女儿长大后会漂亮。”我敷衍道。

“帅气顶么用?我觉得你老公比小亮强多了,要是你同意,我拿小亮换你老公。”

“你说什么?!”

“你细细想想。”她撂下这话,抱着小孩小跑离开,把愕然的我独自留在屋里,愤怒!我第一反映是我要把她的话问个明白,可是她走了,我就把这问题留给下班后回来的丈夫。

“美眉说要和我换丈夫你同意吗?”,听这话他大笑,“她不过是个理发的,你不觉得丢人!”我轻篾地说

“理发的怎么了,国家主席还理发呢!理发是顶高尚的职业,专管人家头脑的事。”他没事人似的边吃饭边说。

“这么说你和她有关系哟!想离婚哟?!”我气极而泣,将碗摔过去,怀里正吃奶的孩子大哭,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部队领导来调解,丈夫的科长是其中一员,性格温和,语言也是中性的,不解矛盾,“你有啥证据说你丈夫和美眉有关系?”

“美眉自已说的,你问她!”

“我问她,她说和你开玩笑。”

“玩笑能这么开吗?这是在破坏我的家庭!你部队要调查!要给个说法!我生孩时,他为什么不回家?”

“不要斤斤计较!你生孩时正赶上部队忙,怨你生不逢时。”他语调平淡,我则更加烦闷,受了委屈还要落人话柄,像腹内疼痛,大便排不出一样憋得难忍。

这怨气自然发泄给回家的丈夫,他则更有气“你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你知道吗?领导开始调查我!”

“你不做坏事,害怕调查吗?”

“我做坏事,你可到法院告我!”

“你是军人,先要领导管你!”

“你影响了我在部队的前程,他妈的!你知道吗?!”他恼羞成怒地将拳头砸向我,我鼻青脸肿,他看重他的前途胜过我母子,他即对我是没有感情的!又为什么要娶我?虽是经人介绍的,可也交往了一年有余,我心碎片片,我审视我的婚姻,大学毕业,没工作几年,单位便垮掉,岁月蹉跎,到了可谈论婚嫁时,为随了父母的心愿,经人介绍,认识给我印象还不错的他,结了婚,是了解不够吗?怎知他是如斯人呀!错矣!悔矣!

天地象倒掉了,生活变得无序、无趣,而美眉的生活却变得兴高采烈,她还多了个特别的动作,就是每日经过我家门前时,总是要唱上两句。频繁的吵闹使原本就很少回家的丈夫索性搬到办公楼住。

秋来了,山林中的夜风象狼嚎一样拍打着后窗,我抱着半岁的儿子蜷缩在被窝里不敢出声,恐惧、孤独,只有偶尔路过的军车声,才让我觉得这不是荒郊野外,白天去几个老军属种的菜地要些菜,这里离市场很远,部队生活是供给制。丈夫不理睬我母子,生活也成了问题,只有到办公楼找他,他出差了,招呼也没打一声,他的领导出面帮忙解决了口粮问题。

这个基地在扩建,战士们在门前拔野草,他们逗着儿子玩,好心地告诉我:“别得罪美眉!她有关系,我们的头发都必须要她理,比市价还贵,还要求我们半月理一次”。我概算一下,乖乖!美眉的月收入超过一个市长。

那一年旱情很重,部队每天靠军车从外面送水生活,傍晚,家属楼的家属都要提着桶从车上往家运水,我是用一个大盆装水,因为儿子的尿片要洗,所以多提了几桶,刚学走路的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因玩水头扎进盆里,呜哇、呜哇地喝着,待我提水回来,他已被生水呛得不轻,我抱着儿子,流泪无声,我怕我的哭声又会让楼上美眉浪笑,而我则更加心痛。

我唯一的趣事是抱着儿子,去山下看野免下山,儿子很开心,我却日渐麻木。夜晚,儿子入睡时,看着他可爱的小脸,思绪百结,用纸和笔述说着感受:

儿子

妈妈爱你胜过自已的生命

现今的生活陷入困境

想维持

苦痛又迷茫

要挣脱

无力且无助

秋来的风冷

人心怎奈何

你的爸爸是个军人

都说铮铮铁骨

里面是柔情

我感到的却是剑气不泯

能和我言语的只有你

妈妈的内心是风雨雷电

外面的天空是日月星辰。

他出差回来,是和他的几位领导一起,有位领导送了一摞马列书籍给我,说“小张,多读些好书,心情就开阔了,别无理取闹!小王是个好同志,工作努力、认真,前途远大,你应多支持他的工作,多理解他。”

他的科长应和着:“是呀,不要捕风捉影!小王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我没说他是什么种人,我只是在说事。”我解释。

“你看你的儿子多好!有儿子就有干劲,什么也别想!只管带好儿子,小王就会爱你、爱这个家。”说话的领导是个山东大汉,他讲得很投我的意,我觉得他人很实在。

送书的领导说:“做妻子要学会持家,你瞧你家多乱!”他指着旁边儿子的尿片

“是”我和其他领导一起答,我注意到他肩上的五角星比科长和那个山东人多,丈夫称他“司令”,是这个部队最高层领导,我心下愧疚,家中小事烦劳一位日理百机的领导是我的不贤。

我不知是不是因为领导的输导,过了几天下班回家的日子,而美眉的歌声这些日子没有了,她的丈夫小亮,原本是给某大领导开车的,被抽调回营区,不知是不是因为担心美眉红杏出墙,家属楼的嫂子门议论,部队领导处理问题方式很直率。

冬来,密团团的雪花在半空里转,连绵的银山、玉树盖住了地面的不平和丑陋,拓开了心中清凉的境界,部队在山中,气候彻骨的凉,周围彻骨的静,部队又发理发票,我告诫丈夫“不许去美眉那里理发!理发票送人!”

“你别无理取闹!领导要检查军容!!”

“搭车去县城理发!”

“扯淡!!”他说完摔门就走,其实生在一个院里,怎么可能不接触,我不知当时自己的思想拐进哪个旮旯里,丈夫理发回来,我怎么看都别扭,美眉那天走到门口又开始唱歌,我终于难忍气愤,又把丈夫骂回办公楼,科长又来劝说:“你这样影响真是坏,总是吵!”

“我难道愿意吗!你们为什么不去责问美眉,她做的什么事,说的什么话!”我来气

“她只是和你开玩笑,你想的太多。”

“玩笑能那么开吗?她在破坏我家庭团结,你部队不处理,姑息迁就,反来责怪我!”我据理力争。

“小张,很多事情无法处理,多忍让!”科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他指的是美眉的关系不好处理,我略微消了些气,人情事态我了悟,可是丈夫态度恶劣,科长说回去好好批评我丈夫,看来最终伤害的只能是我自己的家庭,我悲在心头。

年来了,儿子却生起病,感冒发烧,不到一岁的孩子,营养不良,象《江姐》里的小萝卜头,整日生气,我的奶水枯竭,只能给孩子喂蒸熟的胡萝卜,其他的饭食,一是我厨艺不好,二是因为没有好的心情,做得难以下咽,是我的无能与无力牵连了孩子,他回来和我一起照顾孩子,过了一个焦心的春节。

‘历历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春雷一振,转眼就是蓬勃绚烂的春时,部队又开始艰苦的春天野营拉练,部队大院空旷而寂寞,小亮也去拉练,我丈夫因部队工作需要而留守,我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自学考试,需要回趟老家,让婆婆来部队帮带孩子,婆婆也想看孙子和儿子,来到部队,没曾想考完试回部队,婆婆的话将我夫妻的矛盾推向一个高度,“就是你走的那天我见的四喜,到现在不见人影,楼上美眉的妈也找美眉,她的孩子一两天没吃奶了,闹夜,吵得我们也睡不着。”,我丈夫名唤王四喜,我听此话,丢下婆婆和孩子直奔办公楼和理发室,不见那俩人,有人告诉我“王四喜有急事公差。”,那么美眉呢?她能有什么事需要丢下孩子?

婆婆没等王四喜回来,就要回老家春耕,走时唉声叹气,王四喜和美眉是同一天回到部队,那一天部队拉练结束,小亮也到家了,王四喜进家门,我将扫把扔向他,大骂:“你怎么还有脸回到这个家?”

“我做什么了?你神经病吗?”

“你和美眉跑到哪里去了?”

“我出差去了,她去哪里,我怎会知道?”他理直气壮的样子,让我觉得他不可理愈,这时,我听到楼上的小亮和美眉也在吵,楼上、楼下,孩子哭声震天,好心的家属过来劝架,服务社的刘嫂硬把我拽到她家,刘嫂丈夫也是个科长,他说:“弟妹,马上四喜就要升级,竞争很厉害,你一闹对他很不利,部队领导很讲原则,要顾及面子。”

“里子没有了,还要什么面子?品德不好也不能当官!”我余怒未消。

“弟妹要听劝!你不能和美眉比,亮子就是个士官,不牵涉升官,四喜就不一样,再说美眉有关系,四喜没有,吃亏是你们,我们和四喜关系不错,才和你说掏心的话。”,刘嫂诚恳地讲。很快,她的话也真的应验了,四喜由于处理不好家庭关系,被推迟一年提级,美眉的理发店生意日渐红火,领导们对美眉的评价也在提高,说她技术高、手法好、服务到位,胜过街上高档理发店,理发室由原来的一间扩大为两间,解聘了和美眉一起的一个战士理发员,说那战士不会说话,标准的军人平头理得不平,那战士苦着脸说“美眉没来时,我已理了两年发,不是很好吗?”,没人听他的话,生硬的北方口音,哪里比得上美眉的吴侬软语。

王四喜恼羞成怒,“你来部队以后,净给我添乱,你回老家去吧!再说我的级别也不够让你随军的条件,你住在部队不合规定。”

“不够条件的,住在这里的有十几位呢!亮子只是个士官,美眉就更不够条件靠部队供养,还在这里理发,不纳税,谋取暴利。”

“人家有技术,在这里工作。”

“会理发的战士这里有一个连,为啥不用,还让战士自已掏钱,高薪养一个无关的人吗?再说,美眉的品德恶劣,在部队是讲品德,讲觉悟的地方,那种人不能留!”

“你说人家品德不好不算数,领导说她好就行,让你走就走!别再这里瞎扯!”

“好,我走!谁离谁都能过!”,面对这样一个男人,自尊被他踩在脚下,但总还要留一点生存的自我。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军婚小说

Copyright ©2016 uu小说库(/)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鄂ICP备1600841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