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ca888首页 > 小说库 > 军婚小说 > 非你不可

非你不可

非你不可

9.0

应用类型:军婚小说

应用版本:免费版

应用大小:未知MB

应用平台:

标签: 军婚小说

非你不可是一部军婚类型的言情小说。乔心唯刚和男友分手就被逼相亲,与江浩成了军婚。无尽的磨合,无尽的失望让她决定离婚,可是军婚哪那么草率。

非你不可乔心唯小说

他是两杠三星的一团首长,空窗五年,父母催婚。

她是刚走出校园的职场新人,加班回去撞见自己的男友和闺蜜相拥相吻,果断分手。

既然你未娶我未嫁,那不如咱俩结婚试试。

是妻子就该履行妻子的责任。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娶你就是为了生孩子。

出去穿得好看点是为了给我挣面子,在家你不穿更好更方便。

闷,这个闪婚的老公脑子里除了**还是**。

军婚不是你想离,想离就能离。

跌跌撞撞,她终于明白,原来,婚姻并不是非你不可,只是在那一刻,他身边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

非你不可全文免费阅读

纷乱的街口,行人匆匆,若不是过高的高跟鞋不慎崴了一下脚,乔心唯根本就不会看到站在医院门口的纪小海。

眼前的纪小海看起来过得并不好,爱干净的他是绝对不会容许自己满脸胡渣和穿着领口泛黄的白衬衫的。

他过得不好,她也就开心了。

或许是外头的阳光太过灿烂,或许是今天的微风太过凉爽,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平静地面对这个男人,甚至感觉不到内心的一丝挣扎。

“心唯,好久不见,你……你好啊……”

纪小海看起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可是眼神里面却充满了期待。乔心唯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心唯……最近过得好吗?”纪小海笑了笑,伸脚踩住地上那些凌乱的烟蒂,很显然,他对这次的偶遇倍感意外,所以措手不及。

乔心唯苦笑,一个被闺蜜抢去了未婚夫又很快收到他们喜帖的人,一个整日忙于工作又要应付各种相亲饭局的人,一个今天连续两次遇到极品相亲男的人,会过得好吗?!

但是,她绝对不会在纪小海面前表现出她的任何不好。

她挺了挺背脊,因为相亲而特意精心打扮过,她对此刻的自己很有信心,“很好啊,领导重视,同事和睦,还新交了好几个朋友,这不,约了人就在这附近,正要去呢。”

纪小海抿了抿嘴唇,这是他词穷的时候最常做的动作,他在想自己要说什么。可有些话一到嘴边,还是不敢,他只是淡淡地说:“是么,那就好,那就好,我……我也还有事,你去吧,别叫人等。”

“好。”乔心唯笑得灿烂,她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假。

纪小海抓了抓头发,看似有些苦恼,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转身朝医院门里走去。

那背影看起来,竟然有些落寞。

这一刻,乔心唯发觉,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治愈能力,心痛和酸楚在纪小海转身的那一刻在心头翻涌起来,排江倒海。

七年了,承载了她多少的青春和憧憬,纪小海的一言一行早就已经渗进了她的骨血,她不哭只是因为她不愿用哭泣来回忆,她不悲伤只是因为她不愿用悲伤去缅怀,她不痛只是因为她不说。

——

远大集团企划部

翌日早上,云清一进办公室大门,就看见乔心唯已经在了,她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心唯,有好消息告诉你哦。”

“你上班路上踩到了狗屎还是进门的时候打卡晚了一秒?”

“别啊,我知道昨天是我太鲁莽了,什么都没准备好就邀你去。那个江浩确实太高傲了,不过……”云清那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慧黠的神情,“他看上你了,还要了你的电话。”

乔心唯翻着白眼斜了一眼云清,“昨天的事我也有不对,我太失礼了,不过这一大清早,你也不用开这种玩笑来捉弄我吧。”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

“吼吼,算了吧,我伺候不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惹不起我还躲得起。

“不要这样嘛,难道你不觉得他的条件真的很好吗,而且听我老公说他是军区新上任的首长,有的是权势。他是高傲,可人家有高傲的资本啊,比纪小海强上一百倍都不止。”

听到“纪小海”三个字,乔心唯心头闪过一抹伤痛,她从来都不曾拿相亲对象跟纪小海相比,更加不愿拿未来的丈夫跟纪小海相比,可是,与纪小海那么长时间的相依相偎,潜意识会不受控制地以纪小海作为标准。

原以为她将这份小心思隐藏得很好,殊不知,那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可否认,每一次相亲,听着对方介绍这介绍那,她总会无意识地想到纪小海。

当然,不可否认的还有一点,这个江浩无论地位还是相貌,都比纪小海高了好几个档次。

可是爱情,是不能拿来作比较的,谁比较,谁就输了。

云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那三个字可是乔心唯的死穴啊,她“呀”的小声惊呼了一下,然后赶紧闭了嘴。

乔心唯硬挤出一抹微笑,说:“行吧,如果他打来电话,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礼貌性地跟他聊几句。不过这种高档次的军人,真的不适合我。”

半个月之后的一个周六,乔心唯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令她措手不及。

“喂?哪位?”

“你好乔小姐,我是江浩,我们上次在餐厅见过面。”很低沉的声音,但不呆板,沉稳中不乏磁性。

“什么时候?”请原谅,相过亲的对象太多了,她实在记不清上次,是哪次。

“大概半个月之前。”

乔心唯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心里忽然出现一个油光发亮的头顶,“地中海?”

“什么地中海?”江浩很是纳闷。

“没什么没什么,口误,您……是那个什么局的副局长?”说地中海已经抬举你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秃子。

电话那头的江浩一阵无语,很明显,这位颇受友人好评的乔小姐早已忘了他是谁,忘了也就算了,她竟然还认错,该死的。江浩有些不甘心,跟她较劲起来,“乔小姐,如果这是你引起我注意的方式,那么你赢了,我现在对你充满了好奇。不知道乔小姐那天赶着去下一场相亲,有没有遇到良人?”

这下轮到乔心唯无语了,她细细回想,那天见的那个大龄奶嘴男说话根本就不是这个调调,哎呀妈呀,他是江浩,地中海叫郭浩,我真是驴脑子啊。

“你……你是江浩吧。”她尴尬无比,终于弄清楚了。

江浩的脸彻底黑了,好歹也见过两次面了,这个女人竟然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是对他极大的羞辱,他重重地回答了句,“是。”

“呵呵,你找我有事?”相过亲的人打来电话,意图很明显,摆明了就是对她有意思想试着约会看看,她这个问题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不知道乔小姐今天有没有空,晚上一起吃饭?”

“今天晚上啊,我没空。”其一,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兵哥哥真的不适合她,其二,今天晚上确确实实没有空。

江浩有种骂人的冲动,深吸了两口气才将脾气忍了下来,第一次,他主动致电相亲的女方,第一次,他主动还被拒绝。他确定以及肯定,在这位乔小姐的相亲名单中,他是被剔除的那些人,之一。

电话挂断了,乔心唯随手将手机一放,丝毫没有将此时挂在心上,“妈,要上厕所吗?我要打扫厕所了。”

——

都城的雾霾在肆虐了半个月之后,今天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的阳光。

龙泉区是整个都城堪称风水最好的贵宝地,寸土寸金,有钱都未必能买到这里的房子。有权有势的人特别是当官的人,比平民百姓更讲究风水,他们都一股脑儿地往这里扎堆。

江家的别墅就在龙泉区最中心的位置,闹中取静,繁华中的一片安逸地。

退休老干部江志中和妻子林采音正坐在沙发上一起翻看着相册,这本相册是专门请人罗列出来的都城各个有背景有来头的适龄单身女青年的花名册。

二老正在为他们的独子物色对象。

听到汽车声,林采音赶忙将花名册收起来,“儿子回来了,老头子,快把这个收起来,儿子看到又该不高兴了。”

江志中语带不满地说:“收什么收,他要是认认真真找个人交往,至于让我们这一大把年纪还为他的婚事操心吗?!”话虽如此,但固执的老爷子还是默默地收起了相册。

不一会儿,大门一开,江浩穿着一身军装,英姿挺拔,“爸,妈,我回来了。”

这次实战演习,他去偏僻的山区呆了半个月,顺利并且提前完成了任务。不过,人也累得够呛,跟父母打完招呼,他就转身上楼了。

“儿子,你回来得正好,晚上约了纪伯父一家。”林采音及时叫住了他。

江浩眉头皱了皱,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新订制的西服已经挂在你衣柜里了,呆会儿记得换上。”

良久,他终于开口,“我很累,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哪儿都不想去。”不想驳了母亲的热情,但他也不赞同母亲的先斩后奏和得寸进尺。

“儿子啊,你老大不小了,妈去打听过,纪伯父的女儿,就是那个叫纪珊珊的女孩子,长得可漂亮了,年龄也跟你正配,比你小4岁,还是北大的硕士,你就去看看吧。”

“不去。”江浩的脸色开始变黑,这已经是母亲第n次给他说亲了,只要他回都城,这样的饭局就不断,不胜其烦。

而且不久之前,他刚刚被一个连相亲都急着赶场的乔某某给拒绝,请原谅,他只记得她姓乔。

“这次你不想去也得去!”江志中严肃而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若不是身体中过子弹实在难以胜任,他也不会这么早退休,当了一辈子的军人,在部队发号施令惯了,在家也带着不容置否的威严。

“说不去就不去,你们哪次安排的相亲我没去?今天我刚回来,衣服都还没换下,真的很累。”

江志中冷肃地走上前,郑重地说:“成家立业,想立业就得成家,这对你的仕途也有好处。你看看你们团的几个副部,哪个不是有家室的人?!你都三十二岁了,你爸我三十二岁的时候你都拿着步枪满地跑了。”

“你那什么年代,我这什么年代,现在四十岁结婚都不晚,男人越老越值钱。”

林采音不断挤着眼角,示意江浩千万别顶撞老爷子,“都有理都有理……”她的丈夫儿子都是火爆的性格,吵起来就是火星撞地球,她唯有从中调和,“老爷子,你慢点说话,急什么急?!……儿子,你爸说得对,有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对你的仕途也有好处,你升迁,你的家庭情况都是参考的条件。你看看这个纪珊珊,是你纪伯父唯一的女儿,她哥哥纪深跟你一样是在部队的,还是个不小的官。纪伯父是作协的老领导,书香门第,我挑来挑去,还是这个纪珊珊跟你最最般配。见见吧,见了你肯定会喜欢的。”

江浩:“妈,你每次都这么说,每一个都这么合适那我全娶了算了。”

江志中:“混账东西,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别以为立过几个军功就可以没大没小,今晚你必须去,约好了的。”

江浩憋着怒火,压着声音说:“实战演习刚结束,明天我还有总结大会要开,今晚得写报告。”说完,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二楼走。

“胡说,明天周末开什么总结大会,一说相亲你就逃跑,你给我下来你!咳咳咳,咳咳……”

江志中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慢慢地坐下来,他的胸口中过子弹,是他在边疆出任务的时候被敌军的特务所射。他用他的生命保卫了国土的安宁,那颗子弹是他战争生涯的最高荣誉,同时也是他军旅生涯的最后终结。

如今,他不得已提前退休,他知道自己的命不长了,唯一剩下的心愿,就是早日看到江浩能成家立业,然后全心全意报效祖国。可是,江浩对那些千挑万选的女孩子总能挑出不满意的地方。

林采音:“唉呦老爷子,你别急,你胸口中过子弹不能心急,缓缓,缓缓。”

江志中看着妻子,眼里是深深的担忧,说:“唉,你说咱们儿子是不是还忘不了以前那个啊?五年了,都五年了,他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什么问题?”林采音起先没怎么在意,经丈夫一提点,忽然瞪大了双眼,“啊,老头子,你的意思是……天哪,我们家可不能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丑闻。”

顿时,二老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就在几天之前,江志中的一个老战友家出了一点事,战友儿子搂着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喝醉闹事上了社会版新闻头条,可问题是,他搂着的那个人竟然还是男人。现在这个社会,开放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

这件事在他们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丑闻一件。

这五来,江浩身边一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调回都城,家里给他安排相亲,他竟然如此排斥,这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就不乐意找老婆呢?!

林采音安慰着丈夫,“老爷子,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找机会好好跟儿子说的。”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军婚小说

Copyright ©2016 uu小说库(/)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鄂ICP备16008412号-3